2018.4.6

北京 雍和宫

 

2018.11.18

天津霾

 

今日  风雨如晦

总有些人

可以让你在这样的天气下、花了一整天

好不容易从极丧深渊里爬出来的积极情绪

瞬间消失

这一刻 

我才不管什么道理、克制

她他妈就是个大傻逼

如果可能  我真的不想跟她扯上一丁点儿关系

拜托大哥您放过我吧

您这么刚正不阿 这么白莲花不粘锅  这么理性睿智

专业泼冷水一万年  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心眼窄得要死   脸皮厚得要死

永远听不懂别人的客套

永远看不清别人的勉强 

怪不得没深交的朋友   愿您一辈子做您家人的乖宝宝

从...



一些   试图转移注意力的尝试

 

今晚

       

         你好,今晚,我发现我又重蹈了我曾经的覆辙,但我毕竟已经十九岁了,我决定用我十九岁的方式来解决它。

        首先,请你平等的、先试着理解我,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这些话。我在十八岁之前是没有母亲这个概念的,她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有时候会回我家睡觉的女人而已。我能感受到的爱,只来自我父亲和我的两三个非常重要、又极其特殊的朋友。我与我朋...

 
世界是一个星球般大的精神病院

 


 
拍掌大叫

 

  
爸说  进步是肚子里的  你自己当然感觉不到  可是我们都能感觉出  你真的有很大长进

我忍着泣  不成声

  
  

 
从此以后

学做一个站出来的人

 

 

【随想】5.12

 
像一只蜗牛
用触角摇摇晃晃的触碰世界
然后马上缩回来
缩回坚硬的壳里
掉进泥土  滚了好几圈

 
感觉现在
每个人都站在楼顶
站在各自的楼顶
吹着各自的冷风
望着下面各自的风景
看得见身边无数的  与自己相同的人
在灰色的风里
互相朝对方呐喊
扯着嗓子
声嘶力竭
「要加油啊  要活着啊  」
大雾弥漫
还是有人
悄悄跳了下去
没有人听见

  

【随想】5.10

5.10

前几天,想起了一件寒假时的事,一直放在心里,现在好像有了点想法。

冬天,去爸单位,找他一起去书城买书,没有找到想要的版本,我们俩出门在街上走。我突然想起一件小时候在书城经历过的事,大概是这样的:
好像是七八岁,那天也是爸爸带我来买书,但我一般都要看好久,中途他有事要离开,嘱托我不要乱跑等他回来,这样情况并不少见。我在那里待了整个下午,却迟迟不见他回来,心情焦急,坐不住,在书城跑上跑下。最后拿着我看了一下午的图画册,张望着大门口,又犹疑的看了看付款处,我没有钱。还是小心跨出了电子门,滴滴滴,警报声响了,人们在看我,保安朝我走了过来,我吓的不能自己,浑身僵直,记忆里只剩下恐惧,结局是终...


         ——在思想上看清楚了所有这一切,他保持沉默,他只是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就像在一场暴风雨中,飞沙走石,风狂雨暴,他避立在一堵墙垣下,眼看着所有的其他人整个地充满了不法和罪行,他感到安慰,如果他自己,在不义和亵渎中,终于能保持着自身的清白而度过他在这个人世间的一生,而当他需要离去的时候终于到来时,他能够带着美好的希望,愉悦地、和平地离去。


克法洛斯把谈论哲学当成无法填补自己爱欲(eros) 的替代品

是为了追寻快乐

而不是真理

追寻快乐本身是错的吗?
(也许只有愚蠢而不经开化的人才会判断对错……
不论沿着何种路径、通过何种方式、进行何种活动,如果人类所有的行为归根到底都只是在追寻快乐呢?

惶惑

那么苏格拉底的灵魂……
“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

是永恒的痛苦吗?
(也许只有愚蠢而不经开化的人才会妄谈永恒……

(到底是有多愚蠢的人才会接连用“人类”“所有”“归根到底”“只是”……


走下比雷埃夫斯港

向女神祝祷

 

别怪我  

求你了

1 / 3

© 无为谓 | Powered by LOFTER